袁隆平再創奇跡:這種水稻解8000萬人糧食問題

時間:2018-06-12 字體大?。?/b> 來源:央視財經

cctv5电竞lol www.iltub.icu 88歲本應該頤養天年,但是中國工程院院士袁隆平卻始終沒有退休,這位在人類反饑餓史上寫下光輝一頁的科學家,如今又在忙著研制新型水稻,一種在鹽堿地里也能生長的海水稻,他想通過海水稻種植化灘涂為良田,讓寸草不生的鹽堿地稻花飄香,袁隆平真的能做到嗎?   

cr6V-hcaqueu0690018.jpg

袁隆平夢想再造一個湖南省的糧食產量   目標改造一億畝鹽堿地   

66歲的張永法一直生活在山東省青島市城陽區王林莊,離他們村不遠的地方有一大片鹽堿地,一片荒涼。他清晰記得,在他小的時候,這一大片鹽堿地曾經是水稻田。   

山東省青島市城陽區王林莊社區村民張永法:1963年、1964年那個時間,我們村在桃源河兩岸,種過水稻,長勢很好。這個水稻基本都在50公分以上,穗子也很好,我們都分著吃了。后來1964年一場自然災害,把這個稻穗,水泡了三四天,捂爛了。到后來連年干旱,排不出澇去,這個鹽堿就變成荒地了。   

很難想象,上個世紀60年代初,這塊鹽堿地還能耕種水稻,那為什么會變成鹽堿地呢。原來,離這塊地200多米遠的地方有一條河,叫桃源河,河流下游20多公里,就是黃海膠州灣,一旦遭遇災害天氣,海水就會順著河道倒灌到地里,經過幾十年海水的浸泡,這些原來種莊稼的耕地,就逐漸變成了現在的鹽堿地。不僅種不了莊稼,有的地方連野草都長不出來。村民們十分心疼這塊地,開始試著把土地改作它用。   

張永法:后來弄地養魚,還有養蝦的,也不生產,產量很低,一個是水質的問題,它因為這個堿性;二是土壤含鹽咸度很大。   

上個世紀六七十年代,原來的良田變成鹽堿地后,可用來種莊稼的耕地就少了,有時村民們還會遇到糧食不夠吃、餓肚子的情況。   

目前,王林莊社區總人口4000多人,占地面積是8000多畝,鹽堿地就有4000多畝。   

山東東營市墾利區二十八村,同其他沿海村一樣,村里也有大片大片的鹽堿地,現在已經撂荒30多年,村民們既痛惜又無奈,但是除了嘆息、心疼外,他們也想不出其它更好的辦法,更不知道怎么利用這些土地。   

山東省東營市墾利區永安鎮二十八村村支部委員毛建民:你看這個地方,下了雨長點草,不下雨什么也不長,發白。現在我們村總面積6000多畝,可耕種面積現在就是3000多畝。   

不僅是山東,中國的鹽堿地面積已達9900多萬公頃,全球鹽堿地面積更是高達9.5億公頃。而另一個觸目驚心的數字是,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等多家機構發布的《2017年全球糧食?;繁ǜ嬤賦?,全球各地2015-2016年間,面臨嚴重糧食不安全的人口,從8000萬猛增至1.08億。   

如何把面積驚人的鹽堿地利用起來,改造成良田,讓更多人不再為糧食發愁,這成了很多科學家孜孜以求的夢想。而研發耐鹽堿水稻,俗稱海水稻,也是88歲的世界雜交稻“之父”袁隆平的又一個夢想。   

中國工程院院士國家雜交水稻工程技術研究中心主任袁隆平:海水稻發展到1億畝,最低要求生產300億公斤糧食,生產一個湖南省的糧食總產量,多養活8000萬人口,這是我的夢想。   

袁隆平,中國研究與發展雜交水稻的開創者,中國工程院院士,被譽為“世界雜交水稻之父”,創造了水稻畝產上千公斤的世界紀錄。如何能夠生產出更多的水稻,是他畢生追求的目標。而這一次,他把科學目光投向了鹽堿地。   

鹽堿地除了特殊環境生成外,另一個主要原因就是海水的侵蝕。我國鹽堿地主要分布在西北、華北和東北平原的低地、湖邊或山前沖積扇的下部邊緣,以及沿海地帶。如果能將我國近一億畝鹽堿地改造利用,生產農作物,可解決8000萬人的糧食問題。   

多地試驗海水稻 農民每畝地可增收500多元錢   

88歲的袁隆平坦言,海水稻研究屬于水稻雜交的一種,對他來講,這一新課題既是挑戰也是一個巨大的鼓舞,雖然壓力、難度很大,但他希望有生之年,能夠研發成功,并大面積推廣到全世界,為世界糧食安全和促進世界和平發揮積極作用。   

面對這樣一個星辰大海的宏偉目標,耄耋之年的袁隆平和他的團隊,如何攻堅克難、勇攀科學的高峰?在世界雜交水稻研究享有盛名的袁隆平,是怎么和海水稻結緣的?又為何選擇在青島研究發展海水稻呢?   

中國工程院院士國家雜交水稻工程技術研究中心主任袁隆平:它的研發條件比較好。鹽堿地也比較多,海水稻研發中心就設在那里。我們今年在山東的青島、東營、還有在江蘇、浙江都布了點。   

袁隆平介紹,光山東半島就有數百萬畝鹽堿地,是個良好的實驗田。近幾年,山東已經投入大量資金,著手嘗試解決鹽堿地再利用問題,他們的想法與被譽為“世界雜交水稻之父”的袁隆平院士一拍即合。   

2016年8月袁隆平團隊正式入駐青島國際院士港。眼下雜交“海水稻”已經成為袁隆平最急迫的一個科研項目。2018年,青島海水稻研發中心將繼續在國內不同氣候區發起,建立5到10處海水稻示范種植推廣基地,用2到3年時間在技術層面和經濟層面,為海水稻產業化推廣提供成熟解決模式。   

中共青島市李滄區委書記王希靜:像我們對袁隆平先生的綜合資助經費,就是他生活經費,我們一年資助600萬元,對他團隊產業扶持資金,可以達到1個億。我們在這個基礎上,又給海水稻研究發展中心建了4500平方米的實驗基地,連裝修帶設備,又得大概8500萬元,這就是5個億,這邊加起來就是6個多億了。   

研發海水稻的大平臺建起來了。接下來最大的難題,就是如何研發出海水稻?袁隆平告訴記者,所謂海水稻,并不是浸泡在海水里生長的水稻,原因很簡單,海水太咸,根本種不了水稻,我們通常說的海水稻,是指在鹽堿地上也能生長、能夠耐鹽堿地的水稻。   

在鹽堿地上,選用什么樣的水稻來進行實驗呢?袁隆平團隊充分發揮自己所擅長的優勢資源,將研發主攻方向,集中在雜交稻的配種育秧上。   

中國工程院院士國家雜交水稻工程技術研究中心主任袁隆平:我們就是用半野生的水稻,跟我們栽培稻雜交,搞雜交種,優勢利用。半野生的這個海水稻產量很低,每畝100多斤,稻穗又高又容易倒伏,我們用栽培稻雜交,它產量提高了,而且稻穗不倒伏。   

青島海水稻研究發展中心副主任張國棟:這個表現非常不錯,我看能達到百分之百的出芽率,而且芽苗也比較粗壯,可以細微看到,小的拔節已經看到了。這一批秧苗含鹽度大約是千分之六。   

為了更詳細、精確測試出海水稻雜交材料的不同特點,研發人員將水稻苗,放在冷光源的植物生長箱,每天觀察、測試。這種冷光源植物生長箱,所采用的光源,跟平時看見的太陽光、日光燈發出的熱光源不同,它不發熱,能精確控制溫度。   

海水稻雜交,就是研發出在一定鹽濃度的水里,能夠正常生長的水稻。一般水稻的耐鹽度是千分之一、二,而海水稻的耐鹽度需要達到千分之六至千分之八左右。除了在雜交水稻原材料上不斷選優、育苗外,研發人員還采用一些新科技手段對鹽堿地土壤進行改良。   

青島海水稻研究發展中心育種工程師張國棟:這個配套技術的核心,我們稱之為叫四維改良法,就是從四個維度對鹽堿地進行綜合的改良,我們把耐鹽堿水稻,包括俗稱的海水稻當作成為抗逆性水稻,是最頂端;第二層土壤定向的調節劑,主要是改善它的鹽堿度;第三個層面叫植物生長調節素,增加一些有機質,讓土壤盡快的由生土變成活土。我們在集中控制的大數據中心,可以隨時掌握水土的循環情況,它的鹽度、堿度、氮磷鉀。   

中國工程院院士國家雜交水稻工程技術研究中心主任袁隆平:我們2017年開始搞。我們2017年取得比較好的進展。我們用了180幾個品種,在含鹽量百分之0.6的,海水濃度里面篩選。其中有三個品種,能夠正常生產,其中有一個品種,小型的實驗田面積,算成畝產,達到了620公斤,很不簡單。因為一般的海水稻,包括國外的,就是每畝一二百市斤,我是每畝620公斤。   

產量有了,但這種鹽堿地種出的海水稻口感、味道、品質究竟怎樣呢?研發人員現場給記者做了一個小實驗。他們將海水稻、東北大米、粳米、秈米四種不同的大米,分別放在四個電飯煲里蒸煮。現場品嘗海水稻色、香、味都不錯。張國棟還告訴我們,這種海水稻同普通水稻相比還有一個特別大的優勢,就是沒有重金屬污染。   

青島海水稻研究發展中心育種工程師張國棟:這個鎘包括其它重金屬,它的存在是由于咱們歷史上大量的使用化肥,化肥當中有一些重金屬的這種富集。由于我們這個鹽堿地,從來沒有使用過化肥,這個處女地是最干凈最自然,老天爺給我們最好的一個禮物了。因此不光是沒有重金屬,而且它是健康的。   

不僅如此,為了避免日后可能的重金屬污染,在研發的初期階段,袁隆平團隊就采取了多種生物科技技術,從種子到土壤進行全方位阻斷。   

中國工程院院士國家雜交水稻工程技術研究中心主任袁隆平:我們現在是,除鎘的技術,分子技術,把鎘,吸鎘的基因,把它埋了休眠,叫它睡覺,不起滲透污染作用。把那個鹽堿地生物技術清理一下,就行了。生物技術很簡單,海水稻也是生物技術。如果土壤改良工程大,要的經費反而多。   

現代高科技排除了鎘滲透、污染等問題,那實驗田里種出的海水稻,成本會不會太貴?又是否具備大面積推廣價值呢?   

中國工程院院士國家雜交水稻工程技術研究中心主任袁隆平:成本不要好多,海水稻就挑個種子,他多花60塊錢一畝地,每畝產量最低300公斤,現在是1.3元一斤,600斤,700多塊錢,花個60塊的種子錢,賺了700塊錢,可以每畝賺500多塊錢,農民愿意種的。   

就這樣,撂荒了幾十年的鹽堿地,竟然神奇地種上了海水稻!村民從一開始的不相信、懷疑,到一步步親眼看見鹽堿地變良田,尤其上了年紀的村民,他們壓根兒沒想到,有生之年,還能看到鹽堿地煥發生機,貧瘠荒蕪的鹽堿地也能變成希望的田野。而更讓他們高興的是,有了海水稻,每家都能增加兩筆收入:一是將原來荒廢的鹽堿地重新流轉出去,多了一份土地租金;二是在家門口就能打工掙工資。一位村民說,他們家流轉五、六十畝鹽堿地,一家人多收入4萬來塊錢。在這打工一個月,還有3千塊錢收入。   

山東省青島市城陽區王林莊社區村民張永法:今年第一年,第一年試種,你得拿出數據來,那得來年看看。根據現實情況,這個海水稻苗很好,我內心感覺挺不錯的,我都用手機拍照片了,我準備在朋友圈,網上給發出去,讓他們欣賞欣賞。   

山東省青島市城陽區上馬街道黨工委委員陳超:大概是5公里多的桃源河,兩岸有1萬多畝的鹽堿地,那么我們希望通過我們的這種改造,打造整個十里桃源,萬畝稻香。   

更多的鹽堿地正在等待海水稻帶來的奇跡。5月28號,袁隆平的研發團隊將在東北大慶、新疆、陜西南泥灣、山東東營、青島,浙江溫州、慈溪等地同時開播插秧海水稻。   

青島海水稻研究發展中心育種工程師張國東:這是我們浸泡過的一些種子,它大概5到7天就會出苗,到10天這樣,它就展開葉,就能看到綠油油的一片。   

海水稻的研發也引起了國際關注。2018年初,袁隆平的研發團隊還帶著海水稻來到迪拜,已經成功在迪拜開辟了150余畝試驗田。   

但鹽堿地里種海水稻,畢竟是新鮮事物,處在科學實驗階段,種植效果,還需要時間檢驗。對于研發人員和有關單位來說,既是機遇也是挑戰。   

中共青島市李滄區委書記王希靜:海水稻只是在進行測產,還沒有作為一個品種。我們爭取三年時間,把它正式確定為海水稻這種品種,“海水稻1號”和“海水稻2號”可以獲得國家的特等獎,可能是袁隆平院士,獲得的第四個國家特等獎。   

中國工程院院士國家雜交水稻工程技術研究中心主任袁隆平:習近平總書記很關心,總書記2018年4月12號,在三亞、在視察的時候,看我們的超級稻。海水稻怎么樣?我說2017年取得比較好的進展,2018年我們擴大種植面積,主要在青島;如果表現好,請習近平總書記去視察,你猜什么回答?他說好!所以對我們是巨大的鼓舞,壓力也很大。   

半小時觀察:88歲袁隆平的小夢想   

1930年出生的袁隆平被譽為“雜交水稻之父”。他帶領團隊培育出的超級雜交水稻,讓水稻產量由畝產300公斤上升到1000公斤以上,為解決中國人民的溫飽和保障國家糧食安全做出了貢獻。目前,袁隆平正帶領研發團隊繼續攻關海水稻,今年通過第二年的海水稻實驗,明年爭取拿到國家的審定,就可以大面積向全國進行推廣,88歲的袁隆平有個小夢想,2020年將海水稻推廣種植一億畝,按最低畝產300公斤算,每年將增產300億公斤,這相當于湖南省全年糧食總產量。能多養活8000萬人口。我們也拭目以待,為袁老和他的團隊加油!   


京ICP備05031678號    京公網安備11010846248號